[喻黄] 新年快乐

每次在重庆过年才体会到什么叫“在南方的艳阳里冻得要死”……我想念我虽然零下十几度但屋里永远温暖如春的北京。

一个很随便的小段子,祝大家春节快乐,每个看见的红包都能抢到!

—————————————————————————————

新年快乐

About:喻文州×黄少天

Author:汐空

除夕夜。

在荣耀里奋战了一年的职业选手们终于等到了这个红红火火的节日,该买年货的买年货该回家的回家,战队在冬休期仅剩的那么几个人也在春节的一周前就走的七七八八了。

蓝雨的大楼灭了灯,只留下门口的红灯笼在鞭炮声里晃啊晃。

喻文州是最后一个走的,清理完最后一点文件,天空中已经隐约可见性...

《请回答1988》——那时有个太阳

《请回答1988》——那时有个太阳

这是一个关于幸福和美好的人情故事。

提到1988年,你会想到什么呢?

是张国荣、王祖贤,还是学生头、蛤蟆镜?

二十七年前的故事现在看着是那么遥远。男生们光着膀子在一片沙地的足球场上踢足球,女生们争先恐后地读着琼瑶,谁穿了双新球鞋都会被一整个班羡慕很久,一分钱一把的瓜子可以磨磨蹭蹭地吃上大半天。

那时的冬天印象里很冷很冷,每天都要哆哆嗦嗦地去搬蜂窝煤。父亲买回来的一大袋苹果搁在楼道里,于是就多了一个穿着红棉袄在寒风里咔吃咔吃偷啃苹果的身影。

但这都是父辈的回忆了。

十七岁的我,一出生澳门就回归了,长到两三岁世界就已经是互联网的天下了,...

再见。

[一年前的文,有点怀念。]

再见。

2014.11.19.

我决定在这一天给自己混迹在二次元的日子说声再见。

我从十一岁的暑假开始,到现在也在这里玩耍了四年。我记得最初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懂,不知道B站,不知道新番,还一本正经地问过爸爸“傲娇”是什么意思。周围的朋友们顶多看看火影海贼王,我一个人看完了一部12集的动画忧心忡忡地不知道之后该看什么,是否还有别的动画的存在。上小学的时候一周能看两集就高兴的不得了,虽然只会用百度搜索视频也不会调清晰度,有时候画面模糊得连字幕都看不清,还曾经因为妈妈规定看一个小时但是网速特别慢什么都没看成而大哭了一场,但那个时候看的真的好开心,对着屏幕傻乐半天连OPED...

如果天空不死

(一年前的坑,不知道还会不会填上。)

如果天空不死

——如果神明抛弃了我,我便向恶魔祈祷。

夏尔·凡多姆海威。塞巴斯蒂安·米卡艾利斯。

伦敦的街道总是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雾。天空是灰色的,街景是灰色的。马路上有各色各样的人们。戴着帽子的绅士,穿着长裙的少女,还有那个年轻的伯爵和他完美的执事。

伯爵还是个孩子,有着漂亮的蓝色瞳孔,那里倒映着天空的颜色。身后的执事穿着黑色的燕尾服,戴着白色的手套,仿佛永远噙着笑意走在自家主人身旁。

人们知道那是凡多姆海威伯爵和他的执事。但人们也仅仅知道这些而已。

没有人见过伯爵浓雾般的往事,也没有人见过那个执事眼中嗜血的红。...

一线之隔——《父亲的道歉信》书评

一线之隔

他和她都记得在小学教室里挂着一幅画,画上有一个小姑娘和一轮太阳。

“那个小姑娘穿着麦田一样的黄裙子。”他说。

“不对,应该是大海一样的蓝裙子。”她反对道。

二人争执不休,决定回小学去看看那幅画。

 

画是黑白的,小姑娘的裙子根本没有颜色。

 

几年前,我一直坚信记忆是万能的、真诚的。记忆中的郊游是快乐的,豌豆糕是甜丝丝的,酸奶是摆在一进门的柜台的。可是后来看自己写的日记,错愕地发现原来我在那次郊游里哭了鼻子,吃豌豆糕的时候抱怨味道水兮兮的,酸奶也在好久之前就挪到了门对面的柜台。于是我才开始明白,记忆是多么的不可靠。

记忆和印象是不同的,印象是记忆...

六周年

六周年

今天是那个少年离开的整整第六年了。

六年前的今天意味着太多。毁灭与创造,镇魂与重生,都在我们亲爱的王闭上眼的一瞬与这个世界同时诞生。

我记得那天有美丽的蓝天映衬着王座下大片大片的鲜红,穿着白色皇袍的王永远沉寂在了血泊中,黑衣的救世主长剑挥洒下点点嫣红,人们开始欢呼,他们开始哭泣,这个世界突然就没了阴影。

鲁鲁修。你在那天成为了神话,在清澈的云端永垂不朽。

——于此漆黑世界之中,直至光芒遍地之时。

创世的王不可能被谁永远记得,但总有人在感受到那个世间玻璃般的幸福时会抬头微笑。他们会望望天空,轻声说着谢谢。

呐,我的王,那一定是属于你的感激。

你的生命中有太多的绝望与悲伤,...

她们,他们

把NANA看到了34集,后面的剧情也被七七八八地剧透得差不多了。

觉得矢泽爱真的很厉害。她以绝对理智的方式在写这个故事。

我不认为NANA是部少女漫。它太悲哀,没有童话。

亮闪闪的爱情似乎总是唾手可得,或者已经得到,却总以最残酷的方式告终。

矢泽爱不肯将人物的性格哪怕偏差一点点。明知道这样对笔下的他们是怎样的救赎,却从不肯。就像那些绝对的上帝。

每个人物都无可奈何地做出了他们只能做出的唯一选择。不存在如果,不存在可能。矢泽爱把必然这两个字描绘的清清楚楚。

奈奈在遇到伸夫前不可能逃离巧。

“就好像,那是唯一的共犯。”

巧对她没有期望,所以可以包容她的堕落她的欺骗。而伸夫不行。奈奈...

曾几花开

曾几花开

[About:平和岛静雄×折原临也]

[Author:汐空]

……

你把那年归为年少轻狂,而他把那年视作光影绵长。

……

窗外的雨下的淅淅沥沥的,既不痛快又让人无法忽视,自顾自地把世界搅成一片阴暗潮湿的凄惨景象。

——啊啊,这种天气还真是不想出门呢。

“今天我可是难得的连见人类都没兴趣了呢,”这么说着的折原临也却一脸微笑地盯着自己的下属,没什么目的地拉长了声音。

“但——是——呢——果然这世界上一定会发生着什么有趣的事情啊,你说对吧,波江小姐?”

似乎是知道对方不会搭理自己,折原临也一点停顿也没有地继续说道:“那我就出门啦~一切就拜托你喽。话说你什么时...

©汐空 | Powered by LOFTER